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location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传媒扫描
left
新闻动态
传媒扫描

【深圳晚报】走进“苔藓叔”张力的“微观森林”

文章来源:深圳晚报  |  发布时间:2017-07-11  |  作者:王炳乾  |  浏览次数:  |  【打印】 【关闭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提到苔藓,人们常常会读起《陋室铭》中的句子。

  如诗文所言,苔藓植物常常披着一身绿色的外衣,体形纤小,看上去毫不起眼。鲜为人知的是,作为植物王国的“小矮人”,苔藓却是城市生态的“拓荒者”,而且形态优美,细致可爱,是自然观察的最佳主角之一。

  在这片奇妙的苔藓“森林”里,“苔藓叔”张力已探寻、漫步了三十年。这位就职于深圳仙湖植物园的香港大学生态学博士,探“藓”路线遍布全球,从热带雨林到近极地沼泽,再到喜马拉雅山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发现过新物种,也发现过已被宣布灭绝的苔藓;写过多本苔藓植物专业及科普读物,还在仙湖植物园建立国内第一个苔藓植物引种苗圃。

  7月16日起连续6天,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命名法规会议将在大会主会期前一周在深圳大学城召开。曾三次受邀出席国际植物学大会的他,首次作为组织者之一,为会议的组织及《国际藻类、真菌和植物命名法规》修订相关工作忙个不停。他同时也期待着,在这场被称为世界植物学“奥林匹克”的盛会中,能有更多人认识和欣赏苔藓植物的“卑微之美”。

  低调的“拓荒者”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这是歌词里对无名小草的描述,但苔藓植物比小草更为低调。

  苔藓植物缺少维管组织(可以输导水分和营养物质,并有一定支持功能的结构),身材比大多数维管束植物矮小,通常只有几毫米到几厘米高,经常被人忽视。

  但在张力眼中,苔藓却是城市生态的“拓荒者”,是最早从水生发展到陆地的“先锋植物”。

  它们生命力极强,可以在其他植物不能生存的环境,繁衍、生长,老的部分腐烂变成土壤和养分,为其他植物的生存创造条件,将荒芜之地和贫瘠的土壤转化成适合维管束植物种子的萌生之地。通常在一些废弃的墙上,最早滋生的植物就是苔藓。

  张力说,苔藓是变水性的植物,如果环境特别干燥,它们就“聪明”地降低代谢水平,进入休眠状态;只要有水分进来,转瞬之间就能恢复正常生理机能。因而它们比其他类别的高等植物对逆境有更强的耐受性,常常是不毛之地和受干扰后生境的“先锋植物”。

  虽然常被称为植物王国的“小矮人”,但苔藓植物的物种多样性仅次于被子植物,是植物界中的第二大家族,全世界约有1.8万种。

  “苔藓还拥有许多值得品味的内在美。虽然卑微、低调,但它就在那个地方,存在并发挥作用。在整个生态系统中,作用其实很大。”张力说。

  苔藓有“陆地上的蓄水池”的美称,每逢雨季,苔藓能将雨水保存起来,旱季慢慢释放,保持土地湿润,减少水土流失。同时,它们还能减少公路边坡和河岸边土壤的流失、降低大气中碳和氮的含量,为小型动物提供食物和栖息场所。

  目前深圳已发现的苔藓有250种,多分布在少受人为干扰的环境,包括梧桐山、七娘山、马峦山、梅沙尖、排牙山、杨梅坑、仙湖植物园等地。那里云雾缭绕,水分充沛,在裸露的石壁上,潮湿的树林里和水沟边,都是苔藓生长的乐园。在人群聚居的城市中,深圳比较常见的几种苔藓如地钱、湿地藓、立碗藓、长蒴藓、小金发藓等,也常出现在我们周边的田地、路边、公园、社区花坛甚至盆栽的土壤表面。

  “起死回生”

  张力说他和苔藓是“偶然邂逅,日久生情”。在1987年到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读研前,苔藓并非他的兴趣所在。为了有机会读研究生,他才开始与苔藓结缘,至今已经整整三十年。

  随着研究的深入,他逐渐发现了这份工作的乐趣——“最大的快乐来自发现”。

  “就像打开一个个盒子,不知道盒子里装着什么惊喜,每天都很期待……”对张力来说,遇到罕见的苔藓,往往眼前一亮,接下来他就迫不及待钻进实验室,想找出这种苔藓的名字。其中有两次发现,格外令人惊喜。

  那是在2012年夏,张力作为中国科学院联合组织的科考队成员,在西藏亚东县海拔4000米的高山灌木丛中发现了一丛小小的苔藓,植物体仅有几毫米长,有很漂亮的红黄色孢子体,疏密有致地依偎在岩石上。

  “当时就感觉从来没见过”,张力很兴奋,便采集了一小部分带回仙湖植物园研究室比对标本研究,结果发现它极有可能就是已经销声匿迹80余年的拟短月藓。

  拟短月藓是仅见于中国的珍稀物种,此前全世界仅有一份标本,1916年一位奥地利植物学家采自云南丽江。1929年,一位芬兰苔藓学家将其描述为一个新物种,后来再也没有人见过它。

  为了进一步确认,张力专门从美国国家标本馆借来模式标本比对,经过同助手左勤博士一年多的研究,终于在2013年底确认了它的身份,证明了它就是国家正式宣布已经绝灭的苔藓植物——拟短月藓。

  张力特别自豪,“我们的发现让它‘死而复生’了”。

  和发现拟短月藓一样,张力发现新物种澳门凤尾藓,也是一个偶然。

  2009年底,张力和同事在澳门九澳湿地进行野外调查时,发现一种凤尾藓。在经过仔细观察和对比后,张力发现,它的形态和世界上所有已知的凤尾藓都不一样,断定这是一种从未发现过的凤尾藓。更为特别的是,该物种在同一个居群中存在两种无性繁殖方式:芽胞和块根,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现象。

  最终,研究成果在2011年发表出来后,这一新物种被命名为澳门凤尾藓。“这是唯一一个以澳门来命名的物种,目前仍然只在澳门有发现。”张力说。

  常在阴暗潮湿的森林考察,也会不可避免地遭遇凶险。在西藏墨脱的“蚂蟥雨”就让张力“此生难忘”。

  当时他们钻到一片原始森林进行科考,没想到此处是蚂蟥的乐园,蚂蟥无处不在。张力最先还蛮紧张,想把爬到衣服上的蚂蟥弄掉。后来发现蚂蟥实在太多,从树枝、草丛、地面发起进攻,防护衣全面失守,扎起来的裤腿也被攻破。在三个多小时里,张力身上“至少爬了一百条蚂蟥”。因为已经没有办法摆脱它们,最后都麻木了,他只好阿Q式地安慰自己,“最多就是留些伤口,吸点血吧,还可能有奇效”。

  放大“卑微之美”

  苔藓个头小,一般人轻易分不出它的种属,常常“相见不相识”,因此它们往往被公众乃至野外生物学家忽视。

  “显眼的美容易被注意,卑微的美少有人看得到”,和苔藓长久相处,张力形成了一种“对卑微的审美”。

  从2002年开始,张力就开始有意识地用相机记录下苔藓之美,起初是卡片机,后来是微单,镜头离苔藓最近时只有不到一厘米。

  “苔藓就长成这样,它们只是体型小、容易被忽略,但它们的结构其实也很美、色彩也很漂亮。”他说。

  为了让这样的“卑微之美”被更多人看到,近几年,张力的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了科普上。他希望用“摄影+科普”的方式,让更多人了解、欣赏苔藓的独特和美。

  2007年、2008年,张力和伙伴们与澳门民政总署合作,在澳门和深圳举办了三次苔藓植物科普展览。这是全球首次以苔藓植物为专题的公众展览,展览吸引了大批市民观展。

  “做了展览之后才发现,其实对苔藓感兴趣的人比想象中要多”,以展览素材为基础,张力和团队后来编写了一本面向自然爱好者的科普读物——《植物王国的小矮人:苔藓植物》,很受读者欢迎。在这本书里,90%的照片都是张力拍摄的。

  “没有素材很难做科普,他照片拍得好,又喜欢读书、写文章,所以做起科普就更得心应手。”左勤博士说,科研人员做科普需要自己找时间进行素材积累,对本人的积极性要求很高。

  “国内对苔藓的科普工作还很弱,甚至学校的自然老师也都不了解。我觉得很自豪的就是在学生、爱好者中间搭了一座桥,使得更多人了解苔藓。”张力说。

  如今,他一有空就琢磨如何把高深、专业、复杂的问题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呈现,让更多人了解苔藓的“卑微之美”。

  在6月10日的一席深圳现场,张力作为11位讲者之一,和400多名观众分享他的苔藓“森林”。在他的镜头下,苔藓仿佛是一群会呼吸、会说话的精灵,大幅色泽鲜美、气韵生动的照片让观众赞叹不已。

  “深圳法规”

  眼下,张力正在为之忙碌的一桩大事是被称为世界植物学“奥林匹克”盛会的国际植物学大会。国际植物学大会创办于1900年,每六年举办一次,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将于2017年7月23日至29日在深圳举行。这也是国际植物学大会首次落户发展中国家。

  张力作为中国资深的苔藓植物研究专家之一,曾三次受邀参加国际植物学大会,这届大会在深圳举办,他作为东道主之一自然更加忙碌。

  国际植物学大会主会期前,循惯例要召开命名法规会议,对《国际藻类、菌物和植物命名法规》进行修订,这次会议的时间安排在国际植物学大会主会期的前一周。

  国际植物命名法规会议的与会人员通常都是国际上有一定影响力的专家。张力除了是亚洲唯一一位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命名法分会特别程序委员会委员,同时也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存续委员会苔藓专家组委员。

  比起几千人的大会,这个会议人数只有两三百人,会期五天,会逐条对上一版法规进行修订,并将以主办地为名出台一个新版的法规。

  张力举例说,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行的第18届国际植物学大会修订的《国际藻类、真菌和植物命名法规》,称为《墨尔本法规》,有效期到2017年。那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将修订并出台的《国际藻类、真菌和植物命名法规》,就叫《深圳法规》,对今后六年藻类、真菌和植物的命名,全世界的学术界都将遵循这一法规。

  不过,在学术研究之外,张力心心念念的还是向公众介绍苔藓的形态、色泽和多样性的独特之美。张力觉得,“最大的快乐来自于发现,还有将其分享出去的过程”。

  他也在不断探寻一些新的形式,比如结合科学和艺术。张力和他的同事们与澳门的艺术家联手,将苔藓做成模型,将苔藓放大,做展览推广。他的同事还根据他拍摄的照片,进行艺术再创作,以画笔渲染苔藓之美、之奇,约80幅画。在即将召开的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期间,这些画将在深圳会展中心,集合成一场名为“苔藓之美”的展览。

  无论如何,这届植物学大会都会打上深圳的烙印。张力希望,在这场被称为世界植物学“奥林匹克”的盛会过后,能有更多人认识和欣赏苔藓植物的“卑微之美”。

  《深圳晚报》(2017年7月11日 A14-A15版)

  来源:http://wb.sznews.com/PC/layout/201707/11/colA14.html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 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5000394号
地址:中国云南省昆明市蓝黑路132号  邮政编码:650201    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手机版